当前位置:主页 > 澳门太阳城娱乐网站 >

替将死病人进行无效电击,是治疗还是演戏?台

来源:未知   作者:the weeknd   日期:2017-09-12 05:57

1995 年 8 月,我升任台大医院脑神经外科的主治医师,前半年,不论脑伤手术或病人恢复情形,都还算顺遂;可是到了1996 年,终於避免不掉的,要面对自己病人的死亡。

一位自日本回国的华侨,因为先生往生,处理完後事,选择离开伤心地,回到生长的故乡散散心,没想到在台北街头,发生了致命的车祸。她的脑伤很严重,文献上告诉我们说:「当一个人颅内压超过25毫米汞柱(mmHg),就预後不好。」而这位新寡的太太,尽管经过及时手术抢救,但颅内压越来越高,甚至攀升至 30-40-50 毫米汞柱。

虽然,我心里已经清楚的知道:「这位病人,救不起来了。」可是,第一次面对一个病人将在我眼前死亡,对一个年轻的主治医师来说,沮丧与挫败交加。从接受医学教育开始,老师就不断的交代:「医生的天职,就是要救人,拼了命的救!」

然而,老师却没教过我们,当面对医疗极限,病人救不回来了,要怎麽办?怎麽心理建设?让自己坦然面对病人死亡?怎麽跟家属说:「我们尽力了,但是病人已经回天乏术了。」虽然明知道,死亡对每一个人都是不可避免的,都会有这一天;可是,眼睁睁的看着病人,在自己的无能为力下往生,是多麽的不知所措和懊恼!

每当面对病人唯一的家属、她妹妹的询问,就是说不出口:「你姐姐救不起来了。」每次都只能迂回的说:「你姐姐状况不太好,但是我们会尽力再救救看!」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去面对家属,说病人已经随时面临死亡这件事,我一心期盼,能为家属多做些什麽,来减缓她满脸忐忑不安的惊慌,和自己有口难言的焦虑。

一个深度昏迷的病人,躺在床上一无所知,可是借助呼吸器,她还有呼吸,她的心脏依然在跳动着。

「真的就不再有任何机会了吗?」每巡一次房,我一再的追问自己。

这样无奈又无解的感觉,包含了医学的有所极限,身为一个重症医师,想要企图力挽狂澜,却又是心有余力不足,让我对病人即将死亡这件事,有着很深的惶恐不安,却又无处可逃避躲藏。

该来的还是来了,最後的 CPR,我咬牙不放弃的一做再做,十分钟过去了、二十分钟过去了、三十分钟过去了,我满头大汗,病人的肋骨断了。只要心脏一停,就马上紧接着电击,100 焦耳、200 焦耳、360 焦耳,电击再电击,空气中飘散着似有若无的烧焦火药味。

我不敢罢手,「救人天职」四个字,紧箍咒似的在脑海急速盘旋,怎麽能放弃呢?我和自己在赌气似的较劲着。

「黄医师,你们辛苦了,放手了吧,我不要姐姐再受煎熬了。」最後挺身出来叫停的,是病人的妹妹。

多年後回想,这位病人给我行医路上的震撼教育,至今依旧鲜明。1960年,由美国发展出来的 CPR 技术,适用於溺水、心脏病发、高血压、车祸、触电、药物中毒、气体中毒、异物堵塞呼吸道等,导致的呼吸终止、心跳停顿,在就医前,都可利用心肺复苏术(CPR),来维护脑细胞及器官组织的不致坏死。

可是,对濒临死亡的重症病人来说,强加上身的心肺复苏术、按压、电击、插管,却宛如死亡仪式的开场。医护人员大家都心知肚明,已经不再有任何抢救效果,但似乎少了这些步骤,就会对谁交代不清不楚。

这样徒劳无功的抢救,当病人一些反射性的痛苦表情,成为家属见到最後一面的狰狞时,家属对这样不管一切,拼到咽下最後一口气的「结果」,却常是崩溃的。

我常常质疑,真的是每一个病人临往生前,都一定得要概括承受这样一个说不出口的折磨吗?

真的没人想要在临终前,拖着器官都已陆续衰竭的身体,去承受无谓的插管、电击及力道大到不行的CPR。临终的病人往往是多重器官已经衰竭、陷入昏迷,最後强加上身,照表操课的抢救过程,只是多延长了几小时心跳而已,但病人却也受尽有口难言的折磨。

病人还是有感觉存在的,只是因为身体功能已经很不好了,他无法表达出他的拒绝,抗拒这样的痛苦。当发狠做CPR的时候,还是会让一些昏迷病人突然醒过来,睁大眼睛发出痛苦呜咽声音,只要一停手,病人马上又昏厥过去。

家属或许因为不舍,要求医生所有能抢救的步数全上,而医师也常常不知道如何告知坏消息,甚至承受家属的情绪,於是很自然的选择全力「抢救」。当家属见到病人最後一面,既没安详,甚至表情痛苦,或死不瞑目、或嘴角淌着血时,家属会崩溃的责备医生:「这样的结果,为什麽不先跟我们说清楚?怎麽会让人走得这麽凄惨?」

见多了临终毫无意义的抢救,病人和家属两边都苦,所以我早就看开了,签下不做心肺复苏术(DNR)的意愿书了。

作者介绍|黄胜坚

台大医院神经外科主治医师、台大医学院外科助理教授。

黄胜坚医师,医学院的学生,都昵称他叫:「坚叔!」型貌活似穿着便服的耶诞老公公,奔波在人世间,近十年来,年年国内外上百场演讲,散播「临终照护」与「悲伤辅导」的医病大爱。除脑神经外科、急重症照护专长外,黄胜坚医师於2003年取得「安宁缓和医疗」专科医师证照,对於重症末期病患照护有丰富的经验。

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大块文化《生死谜藏:善终,和大家想的不一样》

  • 上一篇:中经网记录领动Kappa 1.4T发动机拆解全过程
  • 下一篇:太极拳领衔 中国功夫亮相纽约时代广场
  • 相关文章

    

   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在线支付 | 友情链接 |

    Copyright 申博太阳城_申博138太阳城娱乐_澳门太阳城娱乐网站_太阳城娱乐 http://golfclubs4me.com